排行榜首頁 2018年度當當圖書暢銷榜 童書榜 文學藝術榜 人文社科榜 經管勵志榜 生活育兒榜 中小學閱讀 圖書優惠券

【當當網 正版包郵】平凡的世界(共3冊) 路遙著茅盾文學獎 中國當代小說讀物 經典小說世界名著勵志名篇 朗讀者

折扣價:¥ 74.5 元 原價:¥ 74.5 元 定價:¥ 79.80元
10577
30天銷量:10577

出版信息:

* 書名:平凡的世界(共3冊)  
* 作者:路遙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 出版時間:2013-12-01 
* ISBN:9787530212004 
* 淘寶ID:20508804940 

圖書封面

【當當網 正版包郵】平凡的世界(共3冊) 路遙著茅盾文學獎 中國當代小說讀物 經典小說世界名著勵志名篇 朗讀者

圖書簡介

文藝
你壞 活着 百年孤獨 平凡的世界 全三冊
聽你的 解憂雜貨店 我們仨 浮生六記
追風筝的人 月亮與六便士 擺渡人 島上書店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 【當當網 正版包郵】平凡的世界(共3冊) 路遙著茅盾文學獎 中國當代小說讀物 朗讀者 開本: 16開
作者: 路遙 著 定價: 108.00
ISBN号: 9787530216781 出版時間: 2017-06-01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印刷時間: 2017-06-01
版次: 1 印次: 1

 

編輯推薦

茅盾文學獎皇冠上的明珠

激勵億萬讀者的不朽經典

深受老師和學生喜愛的新課标必讀書

路遙獲得了這個世界裡數以億計的普通人的尊敬和崇拜,他溝通了這個世界的人們和地球人類的情感。

                                               ——陳忠實

他是一個優秀的作家,他是一個出色的政治家,他是一個氣勢磅礴的人。但他是誇父,倒在幹渴的路上。他的文學就像火一樣燃出炙人的燦爛的光焰。

                                               ——賈平凹

對我影響*的人是路遙。是路遙的作品改變了我,讓我意識到不放棄總有機會,否則我現在還在蹬三輪車呢。

                                               ——馬  雲

作家路遙用畢生心血寫就的《平凡的世界》,展示了一幅宏大的普通人在時代大變革中所走過的既平凡又壯美的人生畫卷。人生的奮鬥,理想的追求,在不同的時代都是相似的。希望你們在來到清華園之前,利用假期認真閱讀這本書。

                                       —— 清華大學校長 邱 勇

 

内容簡介

這是一部現實主義小說,也是小說化的家族史。作家高度濃縮了中國西北農村的曆史變遷過程,作品達到了思想性與藝術性的高度統一,特别是主人公面對困境艱苦奮鬥的精神,對今天的大學生朋友仍有啟迪。這是一部全景式地表現中國當代城鄉社會生活的長篇小說,本書共三部。作者在近十年問廣闊背景上,通過複雜的矛盾糾葛,刻劃了社會各階層衆多普通人的形象。勞動與愛情,挫折與追求,痛苦與歡樂,日常生活與巨大社會沖突,紛繁地交織在一起,深刻地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時代曆史進程中所走過的艱難曲折的道路。

作者簡介

路遙(1949-1992)原名王衛國,1949年12月3日生于陝西榆林市清澗縣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7歲時因為家裡困難被過繼給延川縣農村的伯父。曾在延川縣立中學學習,1969年回鄉務農。這段時間裡他做過許多臨時性的工作,并在農村一小學中教過一年書。1973年進入延安大學中文系學習。

目 錄

*部

第二部

第三部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章

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間,一個平平常常的日子,細的雨絲夾着一星半點的雪花,正紛紛淋淋地向大地飄灑着。時令已快到驚蟄,雪當然再不會存留,往往還沒等落地,就已經消失得無蹤無影了。黃土高原嚴寒而漫長的冬天看來就要過去,但那真正溫暖的春天還遠遠地沒有到來。

在這樣雨雪交加的日子裡,如果沒有什麼緊要事,人們甯願一整天足不出戶。因此,縣城的大街小巷倒也比平時少了許多嘈雜。街巷背陰的地方,冬天殘留的積雪和冰溜子正在雨點的敲擊下蝕化,石闆街上到處都漫流着肮髒的污水。風依然是寒冷的。空蕩蕩的街道上,有時會偶爾走過來一個鄉下人,破氈帽護着腦門,胳膊上挽一筐子土豆或蘿蔔,有氣無力地呼喚着買主。唉,城市在這樣的日子裡完全喪失了生氣,變得沒有一點可愛之處了。

隻有在半山腰縣立高中的大院壩裡,此刻卻自有一番熱鬧景象。午飯鈴聲剛剛響過,從一排排高低錯落的石窯洞裡,就跑出來了一群一夥的男男女女。他們把碗筷敲得震天價響,踏泥帶水、叫叫嚷嚷地跑過院壩,向南面總務處那一排窯洞的牆根下蜂擁而去。偌大一個院子,霎時就被這紛亂的人群踩踏成了一片爛泥灘。與此同時,那些家在本城的走讀生們,也正三三兩兩湧出東面學校的大門。他們撐着雨傘,一路說說笑笑,通過一段早年間用橫石片插起的長長的下坡路。不多時便紛紛消失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

在校園内的南牆根下,現在已經按班級排起了十幾路縱隊。各班的值日生正在忙碌地給衆人分飯菜。每個人的飯菜都是昨天登記好并付了飯票的,因此程序并不複雜,現在值日生隻是按飯表付給每人預訂的一份。菜分甲、乙、丙三等。甲菜以土豆、白菜、粉條為主,裡面有些叫人嘴饞的大*片,每份三毛錢;乙菜其他内容和甲菜一樣,隻是沒有*,每份一毛五分錢;丙菜可就差遠了,清水煮白蘿蔔似乎隻是為了掩飾這過分的清淡,才在裡面象征性地漂了幾點辣子油花。不過,這菜價錢倒也便宜,每份五分錢。

各班的甲菜隻是在小臉盆裡盛一點,看來吃得起*菜的學生沒有幾個。丙菜也用小臉盆盛一點,說明吃這種下等夥食的人也沒有多少。隻有乙菜各班都用燒瓷大腳盆盛着,海海漫漫的,顯然大部分人都吃這種既不奢侈也不寒酸的菜。主食也分三等:白面馍,玉米面馍,高粱面馍;白、黃、黑,顔色就表明了一種差别;學生們戲稱歐洲、亞洲、非洲。

從排隊的這一片黑壓壓的人群看來,他們大部分都來自農村,臉上和身上或多或少都留有體力勞動的痕迹。除過個把人的衣裝和他們的農民家長一樣土氣外,這些已被自己的父輩看做是“先生”的人,穿戴都還算體面。貧困山區的農民盡管眼下大都少吃缺穿,但孩子既然到大地方去念書,家長們就是咬着牙關省吃節用,也要給他們做幾件見人衣裳。當然,這隊伍裡看來也有個把光景好的農家子弟,那穿戴已經和城裡幹部們的子弟沒什麼差别,而且

胳膊腕上往往還撐一塊明晃晃的手表。有些這樣的“洋人”就站在大衆之間,如同鶴立雞群,毫不掩飾自己的優越感。他們排在非凡的甲菜盆後面,雖然人數寥寥無幾,但卻特别惹眼。

在整個荒涼而貧瘠的黃土高原,一個縣的縣立高中,就算是本縣的*學府吧,也無論如何不可能給學生們蓋一座餐廳。天好天壞,大家都是露天就餐。好在這些青年都來自山鄉圪,誰沒在野山野地裡吃過飯呢?因此大家也并不在乎這種事。通常天氣好的時候,大家都各自和要好的同學蹲成一圈,說着笑着就把飯吃完了。

今天可不行。所有打了飯菜的人,都用草帽或胳膊肘護着碗,趔趔趄趄穿過爛泥塘般的院壩,跑回自己的宿舍去了。不大一會工夫,飯場上就稀稀落落的沒有幾個人了。大部分班級的值日生也都先後走了。

現在,隻有高一(1)班的值日生一個人留在空無人迹的飯場上。這是一位矮矮胖胖的女生。她面前的三個菜盆裡已經沒有了菜,馍筐裡也隻剩了四個焦黑的高粱面馍。看來這幾個黑家夥不是值日生本人的,因為她自己手裡拿着一個白面馍和一個玉米面馍,碗裡也像是乙菜。她端着自己的飯菜,滿臉不高興地立在房檐下,顯然是等待*後一個姗姗來遲者這必定是一個窮小子,他不僅吃這*差的主食,而且連五分錢的丙菜也買不起一份啊!

雨中的雪花陡然間增多了,遠遠近近愈加變得模模糊糊。城市寂靜無聲。隐約地聽見很遠的地方傳來一聲公雞的啼鳴,給這灰蒙蒙的天地間平添了一絲睡夢般的陰郁。

就在這時候,在空曠的院壩的北頭,走過來一個瘦高個的青年人。他胳膊窩裡夾着一隻碗,縮着脖子在泥地裡蹒跚而行。小夥子臉色黃瘦,而且兩頰有點塌陷,顯得鼻子像希臘人一樣又高又直。臉上看來才剛剛褪掉少年的稚氣顯然由于營養不良,還沒有煥發出他這個年齡所特有的那種青春光彩。

他開兩條瘦長的腿,撲踏撲踏地踩着泥水走着。這也許就是那幾個黑面馍的主人?看他那一身可憐的穿戴想必也隻能吃這種夥食。瞧吧,他那身衣服盡管式樣裁剪得勉強還算是學生裝,但分明是自家織出的那種老土粗布,而且黑顔料染得很不均勻,給人一種肮肮髒髒的感覺。腳上的一雙舊黃膠鞋已經沒有了鞋帶,湊合着系兩根白線繩;一隻鞋幫上甚至還綴補着一塊藍布補丁。褲子顯然是前兩年縫的,人長布縮,現在已經短窄得吊在了半腿把上;幸虧襪腰高,否則就要露*了。(可是除過他自己,誰又能知道,他那兩隻線襪子早已經沒有了後跟,隻是由于鞋的遮掩,才使人覺得那襪子是完好無缺的。)

他徑直向飯場走過來了。現在可以斷定,他就是來拿這幾個黑面馍的。值日生在他未到馍筐之前,就早已經迫不及待地端着自己的飯碗離開了。

他來到馍筐前,先怔了一下,然後便彎腰拾了兩個高粱面馍。筐裡還剩兩個,不知他為什麼沒有拿。

他直起身子來,眼睛不由得朝三隻空蕩蕩的菜盆裡瞥了一眼。他瞧見乙菜盆的底子上還有一點殘湯剩水。房上的檐水滴答下來,盆底上的菜湯四處飛濺。他扭頭瞧了瞧:雨雪迷的大院壩裡空無一人。他很快蹲下來,慌得如同偷竊一般,用勺子把盆底上混合着雨水的剩菜湯往自己的碗裡舀。鐵勺刮盆底的嘶啦聲像炸彈的*聲一樣令人驚心。血湧上了他黃瘦的臉。一滴很大的檐水落在盆底,濺了他一臉菜湯。他閉住眼,緊接着,就見兩顆淚珠慢慢地從臉頰上滑落了下來唉,我們姑且就認為這是他眼中濺進了辣子湯吧!

他站起來,用手抹了一把臉,端着半碗剩菜湯,來到西南拐角處的開水房前,在水房後牆上伸出來的管子上給菜湯裡攙了一些開水,然後把高粱面馍掰碎泡進去,就蹲在房檐下狼吞虎咽地吃起來。

他突然停止了咀嚼,然後看着一位女生來到馍筐前,把剩下的那兩個黑面馍拿走了。是的,她也來了。他望着她離去的穿破衣裳的背影,怔了好一會。

這幾乎成了一個慣例:自從開學以來,每次吃飯的時候,班上總是他兩個*後來,默默地各自拿走自己的兩個黑高粱面馍。這并不是約定的,他們實際上還并不熟悉,甚至連一句話也沒說過。他們都是剛剛從各公社中學畢業後,被推薦來縣城上高中的。開學沒有多少天,班上大部分同學相互之間除過和同村同校來的同學熟悉外,生人之間還沒有什麼交往。

他蹲在房檐下,一邊往嘴裡扒拉飯,一邊在心裡猜測:她之所以也常常*後來取飯,原因大概和他一樣。是的,正是因為貧窮,因為吃不起好飯,因為年輕而敏感的自尊心,才使他們躲避公衆的目光來悄然地取走自己那兩個不體面的黑家夥,以免遭受許多無言的恥笑!

但他對她的一切毫無所知。因為班上一天點一次名,他現在隻知道她的名字叫郝紅梅。

她大概也隻知道他的名字叫孫少平吧?

第二章

孫少平上這學實在是太艱難了。像他這樣十七八歲的後生,正是能吃能喝的年齡。可是他每頓飯隻能啃兩個高粱面馍。以前他聽父親說過,舊社會地主喂牲口都不用高粱這是一種*沒營養的糧食。可是就這高粱面他現在也并不充足。按他的飯量,他一頓至少需要四五個這樣的黑家夥。現在這一點吃食隻是不至于把人餓死罷了。如果整天坐在教室裡還勉強能撐得住,可這年頭“開門辦學”,學生們除過一群一夥東跑西颠學工學農外,在學校裡也是半天學習,半天勞動。至于說到學習,其實根本就沒有課本,都是地區發的油印教材,課堂上主要是念報紙上的社論。開學這些天來,還沒正經地上過什麼課,全班天天在教室裡學習讨論無産階級專政理論。當然發言的大部分是城裡的學生,鄉裡來的除過個别膽大的外,還沒人敢說話。

每天的勞動可是雷打不動的,從下午兩點一直要幹到吃晚飯。這一段時間是孫少平*難熬的。每當他從校門外的坡底下挑一擔垃圾土,往學校後面山地裡送的時候,隻感到兩眼冒花,天旋地轉,思維完全不存在了,隻是吃力而機械地蠕動着兩條打顫的腿一步步在山路上爬蜒。

但是對孫少平來說,這些也許都還能忍受。他現在感到*痛苦的是由于貧困而給自尊心所帶來的傷害。他已經十七歲了,胸腔裡跳動着一顆敏感而羞怯的心。他渴望穿一身體面的衣裳站在女同學的面前;他願自己每天排在買飯的隊伍裡,也能和别人一樣領一份乙菜,并且每頓飯能搭配一個白馍或者黃馍。這不僅是為了嘴饞,而是為了活得尊嚴。他并不奢望有城裡學生那樣優越的條件,隻是希望能像大部分鄉裡來的學生一樣就心滿意足了。

可是這*不可能。家裡能讓他這樣一個大後生不掙工分白吃飯,讓他到縣城來上高中,就實在不容易了。大哥當年為了讓他和妹妹上學,十三歲高小畢業,連初中也沒考,就回家務了農。至于大姐,從小到大連一天書也沒有念過。他現在除過深深地感激這些至親至愛的人們,怎麼再能對他們有任何額外的要求呢?

少平知道,家裡的光景現在已經臨近崩潰。老祖母年近八十,半癱在炕上;父母親也一大把歲數,老胳膊老腿的,掙不了幾個工分;妹妹升入了公社初中,吃穿用度都增加了;姐姐又尋了個不務正的丈夫,一個人拉扯着兩個幼小的孩子,吃了上頓沒下頓,還要他們家經常接濟一點救命的糧食他父母心疼兩個小外孫,還常常把他們接到家裡來喂養。

家裡實際上隻有大哥一個全勞力可他也才二十三歲啊!親愛的大哥從十三歲起就擔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擔;沒有他,他們這家人不知還會破落到什麼樣的境地呢!

按說,這麼幾口人,父親和哥哥兩個人勞動,生活是應該能夠維持的。但這多少年來,莊稼人苦沒少受,可年年下來常常兩手空空。隊裡窮,家還能不窮嗎?再說,父母親一輩子老實無能,老根子就已經窮到了骨頭裡。年年缺空,一年更比一年窮,而且看來再沒有任何好轉的指望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能上到高中,還有什麼可說的呢?話說回來,就是家裡有點好吃的、好穿的,也要首先考慮年邁的祖母和年幼的妹妹;更何況還有姐姐的兩個嗷嗷待哺的小生命!

他在眼前的環境中是自卑的。雖然他在班上個子*,但他感覺他比别人都低了一頭。

而貧困又使他過分地自尊。他常常感到别人在嘲笑他的寒酸,因此對一切家境好的同學内心中有一種*的對立情緒。就說現在吧,他對那個派頭十足的班長顧養民,已經産生了一種強烈的反感情緒。每當他看見他站在講台上,穿戴得時髦筆挺,一邊優雅地點名,一邊揚起手腕看表的神态時,一種無名的怒火就在胸膛裡燃燒起來,壓也壓不住。點名的時候,點到誰,誰就答個到。有一次點到他的時候,他故意沒有吭聲。班長瞪了他一眼,又喊了一聲他的名字,他還是沒有吭聲。如果在初中,這種情況說不定立即就會引起一場*性的沖突。大概是因為大家剛升入高中,相互不摸情況,班長對于他這種侮辱性的輕蔑,采取了克制的态度,接着去點别人的名了。

點完名散場後,他和他們村的金波一同走出教室。這家夥喜眉笑臉地對他悄悄伸出一個大拇指,說:“好!”

“我擔心這小子要和我打架。”孫少平事後倒有點後悔他剛才的行為了。

“他小子敢!”金波瞪起一雙大花眼睛,拳頭在空中晃了晃。

金波和他同齡,個子卻比他矮一個頭。他皮膚白皙,眉目清秀,長得像個女孩子。但這人心卻生硬,做什麼事手腳非常麻利。平靜時像個姑娘,動作時如同一隻老虎。

金波他父親是地區運輸公司的汽車司機,家庭情況比孫少平要好一些,生活方面在班裡算是屬于較高層次的。少平和這位“富翁”的關系倒特别要好。他和他從小一塊耍大,玩性很投合。以後又一直在一起上學。在村裡,金波的父親在門外工作,他家裡少不了有些力氣活,也常是少平他父親或哥哥去幫忙。另外,金波的妹妹也和他妹妹一塊上學,兩個孩子好得形影不離。至于金波對他的幫助,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在公社上初中時,離村十來裡路,為了省糧省錢,都是在家裡吃飯晚上回去,第二天早上到校,順便帶着一頓中午飯。每天來回二十裡路,與他一塊上學的金波和大隊*田福堂的兒子潤生都有自行車,隻有他是兩條腿走路。金波就和他共騎一輛車子。兩年下來,潤生的車子還是新的,金波的車子已經破爛不堪了。他父親隻好又給他買了一輛新的。現在到了縣城,離家六七十裡路,每星期六回家,他更是離不開金波的自行車了。另外,到這裡來以後,金波還好幾次給他塞過白面票。不過,他推讓着沒有要因為這年頭誰的白面票也不寬裕;再說,幾個白面馍除頂不了什麼事,還會慣壞他的胃口的……

唉,盡管上這學是如此艱難,但孫少平内心深處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滋味。他現在已經從山鄉圪裡來到了一個大世界。對于一個貧困農民的兒子來說,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啊!

每天,隻要學校沒什麼事,孫少平就一個人出去在城裡的各種地方轉:大街小巷,城裡城外,角角落落,反正沒去過的地方都去。除過幾個令人敬畏的機關如縣革委會、縣武裝部和縣公安局外,他差不多在許多機關的院子裡都轉過了大多是假裝上廁所而哄過門房老頭進去的。由于人生地不熟,他也不感到這身破衣服在公衆場所中的寒酸,自由自在地在這個城市的四面八方逛蕩。他在這期間獲得了無數新奇的印象,甚至覺得彌漫在城市上空的炭煙味聞起來都是别具一格的。當然,許許多多新的所見所識他都還不能全部理解,但所有的一切無疑都在他的精神上産生了影響。透過城市生活的鏡面,他似乎更清楚地看見了他已經生活過十幾年的村莊在那個他所熟悉的古老的世界裡,原來許多有意義的東西,現在看起來似乎有點平淡無奇了。而那裡許多本來重要的事物過去他卻并沒有留心,現在倒突然如此鮮活地來到了他的心間。

除過這種漫無目的地轉悠,他現在還養成了一種看課外書的習慣。這習慣還是在上初中的*後一年開始的。有一次他去潤生家,發現他們家的箱蓋上有一本他媽夾鞋樣的厚書,名字叫《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起先他沒在意一本煉鋼的書有什麼意思呢?他随便翻了翻,又覺得不對勁。明明是一本煉鋼的書,可裡面卻不說煉鋼煉鐵,說的全是一個叫保爾o柯察金的蘇聯人的長長短短。他突然對這本奇怪的書産生了強烈的好奇心。他想看看這本書倒究是怎麼回事。潤生說這書是他姐的潤生他姐在縣城教書,很少回家來;這書是潤生他媽從城裡拿回來夾鞋樣的。

潤生媽同意後,他就拿着這本書匆匆地回到家裡,立刻看起來。

他一下子就被這書迷住了。記得第二天是星期天,本來往常他都要出山給家裡砍一捆柴;可是這天他哪裡也沒去,一個人躲在村子打麥場的麥稭垛後面,貪婪地趕天黑前看完了這本書。保爾o柯察金,這個普通外國人的故事,強烈地震撼了他幼小的心靈。

天黑嚴以後,他還沒有回家。他一個人呆呆地坐在禾場邊上,望着滿天的星星,聽着小河水朗朗的流水聲,陷入了一種說不清楚的思緒之中。這思緒是散亂而飄浮的,又是幽深而莫測的。他突然感覺到,在他們這群山包圍的雙水村外面,有一個遼闊的大世界。而更重要的是,他現在朦胧地意識到,不管什麼樣的人,或者說不管人在什麼樣的境況下,都可以活得多麼好啊!在那一瞬間,生活的詩情充滿了他十六歲的胸膛。他的眼前不時浮現出保爾瘦削的臉頰和他生機勃勃的身姿。他那雙眼睛并沒有失明,永遠藍瑩瑩地在遙遠的地方兄弟般地望着他。當然,他也永遠不能忘記可愛的富人的女兒冬妮娅。她真好。她曾經那樣地熱愛窮人的兒子保爾。少平直到*後也并不恨冬妮娅。他為冬妮娅和保爾的*後分手而熱淚盈眶。他想:如果他也遇到一個冬妮娅該多麼好啊!

這一天,他忘了吃飯,也沒有聽見家人呼叫他的聲音。他忘記了周圍的一切。一直等到回到家裡,聽見父親的抱怨聲和看見哥哥責備的目光,在鍋台上端起一碗冰涼的高粱米稀飯的時候,他才回到了他生活的冷酷現實中……

從此以後,他就迷戀上了小說,尤其愛讀蘇聯書。在來高中之前,他已經看過了《卓娅和舒拉的故事》。

現在,他在學校和縣文化館的圖書室裡千方百計搜尋書籍。眼下出的書他都不愛看,因為他已經讀過幾本蘇聯小說,這些中國的新書相比而言,對他來說已經沒什麼意思了。他隻搜尋外國書和“文化大革命”前出的中國書。

漸漸地,他每天都沉醉在讀書中。沒事的時候,他就躺在自己的一堆破爛被褥裡沒完沒了地看。就是到學校外面轉悠的時候,胳膊窩裡也夾着一本轉悠夠了,就找個僻靜地方看。後來,竟然發展到在班上開會或者政治學習的時候,他也偷偷把書藏在桌子下面看。

不久,他這種不關心無産階級政治,光看“反動書”的行為就被人給班主任揭發了。告密者就是離他座位不遠的跛女子侯玉英。這是一位愛關心别人私事的女同學。生理的缺陷似乎帶來某種心理的缺陷:在生活中她*關注的是别人的缺點,好像要竭力證明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不完整的你們的腿比我好,但另外的地方也許并不如我!侯玉英讨論時常常*個發言,像幹部們一樣頭頭是道地解釋無産階級專政理論。勞動時盡管腿不好,總是撲着幹。當然也愛做一些好人好事,同時又像紀律監察委員會的*一樣監督着班上所有不符合革命要求的行為。

那天班上學習《人民日報》社論《領導幹部帶頭學好》的文章,班主任主持,班長顧養民念報紙。孫少平一句也沒聽,低着頭悄悄在桌子下面看小說。他根本沒有發現跛女子給班主任老師示意他的不軌行為。直等到老師走到他面前,把書從他手裡一把奪過去後,他才猛地驚呆了。全班頓時哄堂大笑。顧養民不念報了,他看來似乎是一副局外人的樣子,但孫少平覺得班長分明抱着一種幸災樂禍的态度,看老師怎樣處置他呀。

班主任把沒收的書放在講桌上,先沒說什麼,讓顧養民接着往下念。

學習完了以後,老師把他叫到宿舍,意外地把書又還給了他,并且說:“《紅岩》是一本好書,但以後你不要在課堂上看了。去吧……”

孫少平懷着感激的心情退出了老師的房子。他從老師的眼睛裡沒有看出一絲的譴責,反而滿含着一種親切和熱情。這一件小小的事,使他對書更加珍愛了。是的,他除過一天幾個黑高粱面馍以外,再有什麼呢?隻有這些書,才使他覺得活着還是十分有意義的,他的精神也才能得到一些安慰,并且喚起對自己未來生活的某種美好的向往沒有這一點,他就無法熬過眼前這艱難而痛苦的每一個日子。

 

 

 

 

而在他眼下的生活中,實際上還有一件令他無法言明的、給他内心帶來一絲溫暖和愉快的小小的事情。這件事實際上我們已經知道了,這就是:每天吃飯的時候,在衆人散盡而他一個人去取自己那兩個黑馍每當這樣的時候,他總能看見另外一個人做同樣一件事。

當然,在起先的時候,他和那個叫郝紅梅的女生都是毫不相幹地各自拿了自己的馍就離開了。

不知是哪一天,她走過來的時候,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她一眼。盡管誰也沒說話,但實際上說了。人們在生活中常常有一種沒有語言的語言。從此以後,這種眼睛的“交談”就越來越多了。

孫少平發現

 

編輯推薦

茅盾文學獎皇冠上的明珠,激勵千萬青年的不朽經典,最受老師和學生喜愛的新課标必讀書。

作者簡介

路遙(1949-1992)原名王衛國,1949年12月3日生于陝西榆林市清澗縣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7歲時因為家裡困難被過繼給延川縣農村的伯父。曾在延川縣立中學學習,1969年回鄉務農。這段時間裡他做過許多臨時性的工作,并在農村一小學中教過一年書。1973年進入延安大學中文系學習。

 

媒體評論

路遙獲得了這個世界裡數以億計的普通人的尊敬和崇拜,他溝通了這個世界的人們和地球人類的情感。
——陳忠實
他是一個優秀的作家,他是一個出色的政治家,他是一個氣勢磅礴的人。但他是誇父,倒在幹渴的路上。他的文學就像火一樣燃出炙人的燦爛的光焰。
——賈平凹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章
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間,一個平平常常的日子,細濛濛的雨絲夾着一星半點的雪花,正紛紛淋淋地向大地飄灑着。時令已快到驚蟄,雪當然再不會存留,往往還沒等落地,就已經消失得無蹤無影了。黃土高原嚴寒而漫長的冬天看來就要過去,但那真正溫暖的春天還遠遠地沒有到來。
在這樣雨雪交加的日子裡,如果沒有什麼緊要事,人們甯願一整天足不出戶。因此,縣城的大街小巷倒也比平時少了許多嘈雜。街巷背陰的地方,冬天殘留的積雪和冰溜子正在雨點的敲擊下蝕化,石闆街上到處都漫流着肮髒的污水。風依然是寒冷的。空蕩蕩的街道上,有時會偶爾走過來一個鄉下人,破氈帽護着腦門,胳膊上挽一筐子土豆或蘿蔔,有氣無力地呼喚着買主。唉,城市在這樣的日子裡完全喪失了生氣,變得沒有一點可愛之處了。
隻有在半山腰縣立高中的大院壩裡,此刻卻自有一番熱鬧景象。午飯鈴聲剛剛響過,從一排排高低錯落的石窯洞裡,就跑出來了一群一夥的男男女女。他們把碗筷敲得震天價響,踏泥帶水、叫叫嚷嚷地跑過院壩,向南面總務處那一排窯洞的牆根下蜂擁而去。偌大一個院子,霎時就被這紛亂的人群踩踏成了一片爛泥灘。與此同時,那些家在本城的走讀生們,也正三三兩兩湧出東面學校的大門。他們撐着雨傘,一路說說笑笑,通過一段早年間用橫石片插起的長長的下坡路。不多時便紛紛消失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
在校園内的南牆根下,現在已經按班級排起了十幾路縱隊。各班的值日生正在忙碌地給衆人分飯菜。每個人的飯菜都是昨天登記好并付了飯票的,因此程序并不複雜,現在值日生隻是按飯表付給每人預訂的一份。菜分甲、乙、丙三等。甲菜以土豆、白菜、粉條為主,裡面有些叫人嘴饞的大肉片,每份三毛錢;乙菜其他内容和甲菜一樣,隻是沒有肉,每份一毛五分錢;丙菜可就差遠了,清水煮白蘿蔔——似乎隻是為了掩飾這過分的清淡,才在裡面象征性地漂了幾點辣子油花。不過,這菜價錢倒也便宜,每份五分錢。
各班的甲菜隻是在小臉盆裡盛一點,看來吃得起肉菜的學生沒有幾個。丙菜也用小臉盆盛一點,說明吃這種下等夥食的人也沒有多少。隻有乙菜各班都用燒瓷大腳盆盛着,海海漫漫的,顯然大部分人都吃這種既不奢侈也不寒酸的菜。主食也分三等:白面馍,玉米面馍,高粱面馍;白、黃、黑,顔色就表明了一種差别;學生們戲稱歐洲、亞洲、非洲。
從排隊的這一片黑壓壓的人群看來,他們大部分都來自農村,臉上和身上或多或少都留有體力勞動的痕迹。除過個把人的衣裝和他們的農民家長一樣土氣外,這些已被自己的父輩看做是“先生”的人,穿戴都還算體面。貧困山區的農民盡管眼下大都少吃缺穿,但孩子既然到大地方去念書,家長們就是咬着牙關省吃節用,也要給他們做幾件見人衣裳。當然,這隊伍裡看來也有個把光景好的農家子弟,那穿戴已經和城裡幹部們的子弟沒什麼差别,而且
胳膊腕上往往還撐一塊明晃晃的手表。有些這樣的“洋人”就站在大衆之間,如同鶴立雞群,毫不掩飾自己的優越感。他們排在非凡的甲菜盆後面,雖然人數寥寥無幾,但卻特别惹眼。
在整個荒涼而貧瘠的黃土高原,一個縣的縣立高中,就算是本縣的最高學府吧,也無論如何不可能給學生們蓋一座餐廳。天好天壞,大家都是露天就餐。好在這些青年都來自山鄉圪,誰沒在野山野地裡吃過飯呢?因此大家也并不在乎這種事。通常天氣好的時候,大家都各自和要好的同學蹲成一圈,說着笑着就把飯吃完了。
今天可不行。所有打了飯菜的人,都用草帽或胳膊肘護着碗,趔趔趄趄穿過爛泥塘般的院壩,跑回自己的宿舍去了。不大一會工夫,飯場上就稀稀落落的沒有幾個人了。大部分班級的值日生也都先後走了。
現在,隻有高一(1)班的值日生一個人留在空無人迹的飯場上。這是一位矮矮胖胖的女生。她面前的三個菜盆裡已經沒有了菜,馍筐裡也隻剩了四個焦黑的高粱面馍。看來這幾個黑家夥不是值日生本人的,因為她自己手裡拿着一個白面馍和一個玉米面馍,碗裡也像是乙菜。她端着自己的飯菜,滿臉不高興地立在房檐下,顯然是等待最後一個姗姗來遲者——這必定是一個窮小子,他不僅吃這最差的主食,而且連五分錢的丙菜也買不起一份啊!
雨中的雪花陡然間增多了,遠遠近近愈加變得模模糊糊。城市寂靜無聲。隐約地聽見很遠的地方傳來一聲公雞的啼鳴,給這灰蒙蒙的天地間平添了一絲睡夢般的陰郁。
就在這時候,在空曠的院壩的北頭,走過來一個瘦高個的青年人。他胳膊窩裡夾着一隻碗,縮着脖子在泥地裡蹒跚而行。小夥子臉色黃瘦,而且兩頰有點塌陷,顯得鼻子像希臘人一樣又高又直。臉上看來才剛剛褪掉少年的稚氣——顯然由于營養不良,還沒有煥發出他這個年齡所特有的那種青春光彩。
他蹽開兩條瘦長的腿,撲踏撲踏地踩着泥水走着。這也許就是那幾個黑面馍的主人?看他那一身可憐的穿戴想必也隻能吃這種夥食。瞧吧,他那身衣服盡管式樣裁剪得勉強還算是學生裝,但分明是自家織出的那種老土粗布,而且黑顔料染得很不均勻,給人一種肮肮髒髒的感覺。腳上的一雙舊黃膠鞋已經沒有了鞋帶,湊合着系兩根白線繩;一隻鞋幫上甚至還綴補着一塊藍布補丁。褲子顯然是前兩年縫的,人長布縮,現在已經短窄得吊在了半腿把上;幸虧襪腰高,否則就要露肉了。(可是除過他自己,誰又能知道,他那兩隻線襪子早已經沒有了後跟,隻是由于鞋的遮掩,才使人覺得那襪子是完好無缺的。)
他徑直向飯場走過來了。現在可以斷定,他就是來拿這幾個黑面馍的。值日生在他未到馍筐之前,就早已經迫不及待地端着自己的飯碗離開了。
他來到馍筐前,先怔了一下,然後便彎腰拾了兩個高粱面馍。筐裡還剩兩個,不知他為什麼沒有拿。
他直起身子來,眼睛不由得朝三隻空蕩蕩的菜盆裡瞥了一眼。他瞧見乙菜盆的底子上還有一點殘湯剩水。房上的檐水滴答下來,盆底上的菜湯四處飛濺。他扭頭瞧了瞧:雨雪迷濛的大院壩裡空無一人。他很快蹲下來,慌得如同偷竊一般,用勺子把盆底上混合着雨水的剩菜湯往自己的碗裡舀。鐵勺刮盆底的嘶啦聲像炸彈的爆炸聲一樣令人驚心。血湧上了他黃瘦的臉。一滴很大的檐水落在盆底,濺了他一臉菜湯。他閉住眼,緊接着,就見兩顆淚珠慢慢地從臉頰上滑落了下來——唉,我們姑且就認為這是他眼中濺進了辣子湯吧!
他站起來,用手抹了一把臉,端着半碗剩菜湯,來到西南拐角處的開水房前,在水房後牆上伸出來的管子上給菜湯裡攙了一些開水,然後把高粱面馍掰碎泡進去,就蹲在房檐下狼吞虎咽地吃起來。
他突然停止了咀嚼,然後看着一位女生來到馍筐前,把剩下的那兩個黑面馍拿走了。是的,她也來了。他望着她離去的穿破衣裳的背影,怔了好一會。
這幾乎成了一個慣例:自從開學以來,每次吃飯的時候,班上總是他兩個最後來,默默地各自拿走自己的兩個黑高粱面馍。這并不是約定的,他們實際上還并不熟悉,甚至連一句話也沒說過。他們都是剛剛從各公社中學畢業後,被推薦來縣城上高中的。開學沒有多少天,班上大部分同學相互之間除過和同村同校來的同學熟悉外,生人之間還沒有什麼交往。
他蹲在房檐下,一邊往嘴裡扒拉飯,一邊在心裡猜測:她之所以也常常最後來取飯,原因大概和他一樣。是的,正是因為貧窮,因為吃不起好飯,因為年輕而敏感的自尊心,才使他們躲避公衆的目光來悄然地取走自己那兩個不體面的黑家夥,以免遭受許多無言的恥笑!
但他對她的一切毫無所知。因為班上一天點一次名,他現在隻知道她的名字叫郝紅梅。
她大概也隻知道他的名字叫孫少平吧?
第二章
孫少平上這學實在是太艱難了。像他這樣十七八歲的後生,正是能吃能喝的年齡。可是他每頓飯隻能啃兩個高粱面馍。以前他聽父親說過,舊社會地主喂牲口都不用高粱——這是一種最沒營養的糧食。可是就這高粱面他現在也并不充足。按他的飯量,他一頓至少需要四五個這樣的黑家夥。現在這一點吃食隻是不至于把人餓死罷了。如果整天坐在教室裡還勉強能撐得住,可這年頭“開門辦學”,學生們除過一群一夥東跑西颠學工學農外,在學校裡也是半天學習,半天勞動。至于說到學習,其實根本就沒有課本,都是地區發的油印教材,課堂上主要是念報紙上的社論。開學這些天來,還沒正經地上過什麼課,全班天天在教室裡學習讨論無産階級專政理論。當然發言的大部分是城裡的學生,鄉裡來的除過個别膽大的外,還沒人敢說話。
每天的勞動可是雷打不動的,從下午兩點一直要幹到吃晚飯。這一段時間是孫少平最難熬的。每當他從校門外的坡底下挑一擔垃圾土,往學校後面山地裡送的時候,隻感到兩眼冒花,天旋地轉,思維完全不存在了,隻是吃力而機械地蠕動着兩條打顫的腿一步步在山路上爬蜒。
但是對孫少平來說,這些也許都還能忍受。他現在感到最痛苦的是由于貧困而給自尊心所帶來的傷害。他已經十七歲了,胸腔裡跳動着一顆敏感而羞怯的心。他渴望穿一身體面的衣裳站在女同學的面前;他願自己每天排在買飯的隊伍裡,也能和别人一樣領一份乙菜,并且每頓飯能搭配一個白馍或者黃馍。這不僅是為了嘴饞,而是為了活得尊嚴。他并不奢望有城裡學生那樣優越的條件,隻是希望能像大部分鄉裡來的學生一樣就心滿意足了。
可是這絕對不可能。家裡能讓他這樣一個大後生不掙工分白吃飯,讓他到縣城來上高中,就實在不容易了。大哥當年為了讓他和妹妹上學,十三歲高小畢業,連初中也沒考,就回家務了農。至于大姐,從小到大連一天書也沒有念過。他現在除過深深地感激這些至親至愛的人們,怎麼再能對他們有任何額外的要求呢?
少平知道,家裡的光景現在已經臨近崩潰。老祖母年近八十,半癱在炕上;父母親也一大把歲數,老胳膊老腿的,掙不了幾個工分;妹妹升入了公社初中,吃穿用度都增加了;姐姐又尋了個不務正的丈夫,一個人拉扯着兩個幼小的孩子,吃了上頓沒下頓,還要他們家經常接濟一點救命的糧食——他父母心疼兩個小外孫,還常常把他們接到家裡來喂養。
家裡實際上隻有大哥一個全勞力——可他也才二十三歲啊!親愛的大哥從十三歲起就擔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擔;沒有他,他們這家人不知還會破落到什麼樣的境地呢!
按說,這麼幾口人,父親和哥哥兩個人勞動,生活是應該能夠維持的。但這多少年來,莊稼人苦沒少受,可年年下來常常兩手空空。隊裡窮,家還能不窮嗎?再說,父母親一輩子老實無能,老根子就已經窮到了骨頭裡。年年缺空,一年更比一年窮,而且看來再沒有任何好轉的指望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能上到高中,還有什麼可說的呢?話說回來,就是家裡有點好吃的、好穿的,也要首先考慮年邁的祖母和年幼的妹妹;更何況還有姐姐的兩個嗷嗷待哺的小生命!
他在眼前的環境中是自卑的。雖然他在班上個子最高,但他感覺他比别人都低了一頭。
而貧困又使他過分地自尊。他常常感到别人在嘲笑他的寒酸,因此對一切家境好的同學内心中有一種變态的對立情緒。就說現在吧,他對那個派頭十足的班長顧養民,已經産生了一種強烈的反感情緒。每當他看見他站在講台上,穿戴得時髦筆挺,一邊優雅地點名,一邊揚起手腕看表的神态時,一種無名的怒火就在胸膛裡燃燒起來,壓也壓不住。點名的時候,點到誰,誰就答個到。有一次點到他的時候,他故意沒有吭聲。班長瞪了他一眼,又喊了一聲他的名字,他還是沒有吭聲。如果在初中,這種情況說不定立即就會引起一場暴力性的沖突。大概是因為大家剛升入高中,相互不摸情況,班長對于他這種侮辱性的輕蔑,采取了克制的态度,接着去點别人的名了。
點完名散場後,他和他們村的金波一同走出教室。這家夥喜眉笑臉地對他悄悄伸出一個大拇指,說:“好!”
“我擔心這小子要和我打架。”孫少平事後倒有點後悔他剛才的行為了。
“他小子敢!”金波瞪起一雙大花眼睛,拳頭在空中晃了晃。
金波和他同齡,個子卻比他矮一個頭。他皮膚白皙,眉目清秀,長得像個女孩子。但這人心卻生硬,做什麼事手腳非常麻利。平靜時像個姑娘,動作時如同一隻老虎。
金波他父親是地區運輸公司的汽車司機,家庭情況比孫少平要好一些,生活方面在班裡算是屬于較高層次的。少平和這位“富翁”的關系倒特别要好。他和他從小一塊耍大,玩性很投合。以後又一直在一起上學。在村裡,金波的父親在門外工作,他家裡少不了有些力氣活,也常是少平他父親或哥哥去幫忙。另外,金波的妹妹也和他妹妹一塊上學,兩個孩子好得形影不離。至于金波對他的幫助,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在公社上初中時,離村十來裡路,為了省糧省錢,都是在家裡吃飯——晚上回去,第二天早上到校,順便帶着一頓中午飯。每天來回二十裡路,與他一塊上學的金波和大隊書記田福堂的兒子潤生都有自行車,隻有他是兩條腿走路。金波就和他共騎一輛車子。兩年下來,潤生的車子還是新的,金波的車子已經破爛不堪了。他父親隻好又給他買了一輛新的。現在到了縣城,離家六七十裡路,每星期六回家,他更是離不開金波的自行車了。另外,到這裡來以後,金波還好幾次給他塞過白面票。不過,他推讓着沒有要——因為這年頭誰的白面票也不寬裕;再說,幾個白面馍除頂不了什麼事,還會慣壞他的胃口的……
唉,盡管上這學是如此艱難,但孫少平内心深處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滋味。他現在已經從山鄉圪裡來到了一個大世界。對于一個貧困農民的兒子來說,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啊!
每天,隻要學校沒什麼事,孫少平就一個人出去在城裡的各種地方轉:大街小巷,城裡城外,角角落落,反正沒去過的地方都去。除過幾個令人敬畏的機關——如縣革委會、縣武裝部和縣公安局外,他差不多在許多機關的院子裡都轉過了——大多是假裝上廁所而哄過門房老頭進去的。由于人生地不熟,他也不感到這身破衣服在公衆場所中的寒酸,自由自在地在這個城市的四面八方逛蕩。他在這期間獲得了無數新奇的印象,甚至覺得彌漫在城市上空的炭煙味聞起來都是别具一格的。當然,許許多多新的所見所識他都還不能全部理解,但所有的一切無疑都在他的精神上産生了影響。透過城市生活的鏡面,他似乎更清楚地看見了他已經生活過十幾年的村莊——在那個他所熟悉的古老的世界裡,原來許多有意義的東西,現在看起來似乎有點平淡無奇了。而那裡許多本來重要的事物過去他卻并沒有留心,現在倒突然如此鮮活地來到了他的心間。
除過這種漫無目的地轉悠,他現在還養成了一種看課外書的習慣。這習慣還是在上初中的最後一年開始的。有一次他去潤生家,發現他們家的箱蓋上有一本他媽夾鞋樣的厚書,名字叫《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起先他沒在意——一本煉鋼的書有什麼意思呢?他随便翻了翻,又覺得不對勁。明明是一本煉鋼的書,可裡面卻不說煉鋼煉鐵,說的全是一個叫保爾o柯察金的蘇聯人的長長短短。他突然對這本奇怪的書産生了強烈的好奇心。他想看看這本書倒究是怎麼回事。潤生說這書是他姐的——潤生他姐在縣城教書,很少回家來;這書是潤生他媽從城裡拿回來夾鞋樣的。
潤生媽同意後,他就拿着這本書匆匆地回到家裡,立刻看起來。
他一下子就被這書迷住了。記得第二天是星期天,本來往常他都要出山給家裡砍一捆柴;可是這天他哪裡也沒去,一個人躲在村子打麥場的麥稭垛後面,貪婪地趕天黑前看完了這本書。保爾o柯察金,這個普通外國人的故事,強烈地震撼了他幼小的心靈。
天黑嚴以後,他還沒有回家。他一個人呆呆地坐在禾場邊上,望着滿天的星星,聽着小河水朗朗的流水聲,陷入了一種說不清楚的思緒之中。這思緒是散亂而飄浮的,又是幽深而莫測的。他突然感覺到,在他們這群山包圍的雙水村外面,有一個遼闊的大世界。而更重要的是,他現在朦胧地意識到,不管什麼樣的人,或者說不管人在什麼樣的境況下,都可以活得多麼好啊!在那一瞬間,生活的詩情充滿了他十六歲的胸膛。他的眼前不時浮現出保爾瘦削的臉頰和他生機勃勃的身姿。他那雙眼睛并沒有失明,永遠藍瑩瑩地在遙遠的地方兄弟般地望着他。當然,他也永遠不能忘記可愛的富人的女兒冬妮娅。她真好。她曾經那樣地熱愛窮人的兒子保爾。少平直到最後也并不恨冬妮娅。他為冬妮娅和保爾的最後分手而熱淚盈眶。他想:如果他也遇到一個冬妮娅該多麼好啊!
這一天,他忘了吃飯,也沒有聽見家人呼叫他的聲音。他忘記了周圍的一切。一直等到回到家裡,聽見父親的抱怨聲和看見哥哥責備的目光,在鍋台上端起一碗冰涼的高粱米稀飯的時候,他才回到了他生活的冷酷現實中……
從此以後,他就迷戀上了小說,尤其愛讀蘇聯書。在來高中之前,他已經看過了《卓娅和舒拉的故事》。
現在,他在學校和縣文化館的圖書室裡千方百計搜尋書籍。眼下出的書他都不愛看,因為他已經讀過幾本蘇聯小說,這些中國的新書相比而言,對他來說已經沒什麼意思了。他隻搜尋外國書和“文化大革命”前出的中國書。
漸漸地,他每天都沉醉在讀書中。沒事的時候,他就躺在自己的一堆破爛被褥裡沒完沒了地看。就是到學校外面轉悠的時候,胳膊窩裡也夾着一本——轉悠夠了,就找個僻靜地方看。後來,竟然發展到在班上開會或者政治學習的時候,他也偷偷把書藏在桌子下面看。
不久,他這種不關心無産階級政治,光看“反動書”的行為就被人給班主任揭發了。告密者就是離他座位不遠的跛女子侯玉英。這是一位愛關心别人私事的女同學。生理的缺陷似乎帶來某種心理的缺陷:在生活中她最關注的是别人的缺點,好像要竭力證明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不完整的——你們的腿比我好,但另外的地方也許并不如我!侯玉英讨論時常常第一個發言,像幹部們一樣頭頭是道地解釋無産階級專政理論。勞動時盡管腿不好,總是撲着幹。當然也愛做一些好人好事,同時又像紀律監察委員會的書記一樣監督着班上所有不符合革命要求的行為。
那天班上學習《人民日報》社論《領導幹部帶頭學好》的文章,班主任主持,班長顧養民念報紙。孫少平一句也沒聽,低着頭悄悄在桌子下面看小說。他根本沒有發現跛女子給班主任老師示意他的不軌行為。直等到老師走到他面前,把書從他手裡一把奪過去後,他才猛地驚呆了。全班頓時哄堂大笑。顧養民不念報了,他看來似乎是一副局外人的樣子,但孫少平覺得班長分明抱着一種幸災樂禍的态度,看老師怎樣處置他呀。
班主任把沒收的書放在講桌上,先沒說什麼,讓顧養民接着往下念。
學習完了以後,老師把他叫到宿舍,意外地把書又還給了他,并且說:“《紅岩》是一本好書,但以後你不要在課堂上看了。去吧……”
孫少平懷着感激的心情退出了老師的房子。他從老師的眼睛裡沒有看出一絲的譴責,反而滿含着一種親切和熱情。這一件小小的事,使他對書更加珍愛了。是的,他除過一天幾個黑高粱面馍以外,再有什麼呢?隻有這些書,才使他覺得活着還是十分有意義的,他的精神也才能得到一些安慰,并且喚起對自己未來生活的某種美好的向往——沒有這一點,他就無法熬過眼前這艱難而痛苦的每一個日子。
而在他眼下的生活中,實際上還有一件令他無法言明的、給他内心帶來一絲溫暖和愉快的小小的事情。這件事實際上我們已經知道了,這就是:每天吃飯的時候,在衆人散盡而他一個人去取自己那兩個黑馍——每當這樣的時候,他總能看見另外一個人做同樣一件事。
當然,在起先的時候,他和那個叫郝紅梅的女生都是毫不相幹地各自拿了自己的馍就離開了。
不知是哪一天,她走過來的時候,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她一眼。盡管誰也沒說話,但實際上說了。人們在生活中常常有一種沒有語言的語言。從此以後,這種眼睛的“交談”就越來越多了。
孫少平發現,郝紅梅實際上是班裡最漂亮的女生。隻是因為她穿戴破爛,再加上一臉菜色,才使得所有的人都沒有發現這一點。這種年齡的男青年,又剛剛有了一點文化,往往愛給一些“洋女生”獻殷勤。尤其是剛從農村來的男生,在他們的眼裡,城裡幹部的女兒都好像是下凡的仙女。當然,這般年齡的男女青年還說不上正經八百地談戀愛,但他們無疑已經膚淺地懂得了這種事,并且正因為剛懂得,因此比那些有過經曆的人具有更大的激情。唉,誰沒有經過這樣的年齡呢?在這個維特式的騷動不安的年齡裡,異性之間任何微小的情感,都可能在一個少年的内心掀起狂風巨浪!
孫少平目前還沒有到這樣的地步。他隻是感到,在他如此潦倒的生活中,有一個姑娘用這樣親切而善意的目光在關注他,使他感到無限溫暖。她那可憐的、清瘦的臉頰,她那細長的脖項,她那剛能遮住羞醜的破爛衣衫,都在他的内心蕩漾起一種春水般的波瀾。
他們用眼睛這樣“交談”了一些日子後,終于有一天,她取完那兩個黑面馍,遲疑地走到他跟前,小聲問他:“那天,老師沒收了你的那本書,叫什麼名字?”
“《紅岩》。我在縣文化館借的。”他拿黑面馍的手微微抖着,回答她。她離他這麼近,他再也不敢看她了。他很不自在地把頭低下,看着自己手裡的那兩個黑東西。
“那裡面有個江姐……”她本來不緊張,但看他這樣不自在,聲音也有點不自然了。
他趕忙說:“是。後來犧牲了……很悲壯!”他加添了一個自認為很出色的詞,頭仍然低着。
“還有一個雙槍老太婆。”她又說。
“你也看過這書?”他現在才敢擡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我沒看過。以前聽我爸說過裡面的故事。”
“你爸?你爸看過?”
“嗯。”
“你爸在?……”少平顯然有點驚訝這位穿戴破爛的女生,她父親竟然看過《紅岩》,因此弄不明白她父親是幹什麼的了。
“我爸是農民,成份不好,是地主,不,我爺爺是地主,所以……”
“那你爸上過學?”
“我爸沒上過。我爺上過。我爸的字是我爺教的。我爺早死了……我沒看過《紅岩》小說,但我會唱《紅岩》歌劇裡的歌。我的名字就是我爸從這歌詞裡面取的。那歌劇裡有一句歌詞是:紅岩上,紅梅開……”
她這樣輕聲慢語地說着,他呆呆地聽着。
她突然紅着臉說:“你的書還了沒有?”
他說:“還沒。”
“能不能借我看一下?”
“能!”他爽快地回答。
于是,第二天他就把書交到了她的手裡。
在這以後,隻要孫少平看過的書,就借給郝紅梅看。無論是他給她借書,還是她給他還書,兩個人不約而同地都是悄悄進行的。他們都知道,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這樣過分親密的交往,如果讓班裡的同學們發現了,會引起什麼樣的反響——那他們也就别想安甯地過日子了!